<sup id="gwNFy"><mark id="gwNFy"></mark></sup>

    <table id="gwNFy"></table>
    <fieldset id="gwNFy"><datalist id="gwNFy"><aside id="gwNFy"></aside></datalist><datalist id="gwNFy"></datalist><strike id="gwNFy"></strike></fieldset><textarea id="gwNFy"></textarea>
  1. <legend id="gwNFy"></legend><ol id="gwNFy"></ol>
    1. 阿里巴巴新闻网

    2. 文山州官方门户客户端

    3. 文山日报微信公众号
    4. 头条
    5. 文字要闻
    6. 专题频道
    7. 掌上直播
    8. 文山日报
    9. 关闭 铭记历史 缅怀先烈——麻栗坡烈士陵园网上祭奠

    10. 登录文山日报媒体云账号

      《猪嗷嗷叫》今起连载

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8-16 08:42:13   作者:   点击量 (13952)  

      《中国作家》主编程绍武题字

      由作家网、《人民文学》杂志社发起,作家网、现代出版社、包商银行共同组织举办的第九届“包商银行杯”全国高校征文,共收到小说、散文、诗歌作品8万余篇(首),4月,经终审评委投票评出奖次,小说类作品评出一等奖1名,文山学院信息科学学院学生李司平以中篇小说《猪嗷嗷叫》摘取桂冠。

      5月,《小说选刊》推出青年作家专号,并设“90后作家小辑”栏目,头题就是李司平的中篇小说《猪嗷嗷叫》,国家一级刊物《中国作家》同时刊发在2019年第5期。这篇小说故事幽默诙谐,跌宕起伏,波澜横生。对现实的正面强攻,对政策的准确理解和把握,对人性的洞幽烛微,对底层的悲悯与宽怀,都证明了这部小说的品质优异。

      从今天起,《七都晚刊》将连载这篇近3万字的中篇小说,以飨读者。




      猪走路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看,尤其下坡的时候,像醉汉划拳。

      身负重任,猪从北方的养殖场一路扭着屁股来到了南方高原的村庄。为什么我要说它扭着屁股呢?因为它是头母猪,托付终身于村民发顺,负责繁衍。这里的繁衍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,坚决杜绝好吃懒做之人在脱贫和返贫二者之间不停的循环。这是一个修补短板难以突破的怪圈,一贯如此的事在人为,无论好事与坏事。

      年久失修的土坯墙上搭着同样岌岌可危的房梁和破瓦,房檐之下是发顺乱糟糟的家。客台的一侧拢着火塘,火塘中杵着几根尚未干透的柴火棒子,不见明火,冒着浓烟熏着吊在火塘上面无物可装的几个编织袋。每个可视的角落结着蜘蛛网,蜘蛛网一层层堆积起来,挂满了火塘升起的烟尘以及蚊虫的尸体。这是一个破败的农家,或者它就不曾兴盛过。

      自古破檐之下鲜有自视清洁之人,所以刚从宿醉中挺过来的发顺以及他邀来的酒友惺忪着眼,老岩打着哈欠,二黑朝着院子远远啐出一口痰,被狗吃掉。三人乃臭味相投同病相怜从而惺惺相惜的好友,惟一不同的是发顺在前些年忽悠回来一个少言寡语的媳妇,叫玉旺。少言寡语一定程度上我们习惯将其归类为痴傻,发顺喊——“憨婆娘!”别人也跟着喊:“发顺家的!”一样的后缀:“憨婆娘!”

      至少发顺还有一个女人可供他呼来喝去,所以发顺更加神气一些。有理的,无理的,他都要呼来喝去。甚至于,昨夜三人大醉之后,发顺揪醒睡梦中的玉旺,为老岩和二黑表演打婆娘这个节目。绝非周瑜与黄盖,玉旺的一贯示弱和一贯隐忍,不断加重着发顺的这股男子本位的戾气。

      “我婆娘!水腌菜好了没有?”发顺在客台上喝着,前一句喝给二黑和老岩听,是炫耀:笠痪浜歉謇锶颂,所以声音很大,因为村子很小。发顺的惟一长处,贫穷得善于自欺欺人并苦中作乐;谝晃匏,这算是一种乐观。

      “好!”玉旺的声音从偏房传出来。玉旺的眼角还余留着昨夜发顺“表演节目”的青痕,此时玉旺正伸手朝着一个缺边少角的坛子深处抠。劣质的坛子里盛着大部分发霉的腌菜,所以希望在深处。

      当然,今天发顺家有点人样的还有被请来杀猪的黑顺:谒呈歉鲂±贤,焦瘦,干巴。因为没有一处是大的,黑顺在火塘边咕噜噜抽水烟筒的时候,三分之二的脸皮要用来蒙住烟筒口。普遍公认的,黑顺是个没有原则的杀猪匠,将杀猪视作为他的一种复仇:谒澈懦品皆彩镂┮坏囊彩亲罹傻纳敝斫。

      以村庄为中心的方圆十里,都是山。


      猪还小,长了架子还没开始结膘。

      猪圈失修漏雨,猪圈在雨季积蓄的泥塘入冬还未干涸。猪喜群居,落单的猪娃不好喂养。简易而又枯腐的猪圈栏才打开过半,里头的单猪便迫不及待冲出,从人的胯下钻入,从另外一个人的胯下钻出;刮唇岜斓闹碜盍榛,紧实的皮子下没有多余的脂肪累赘。前蹄短粗有力,后腿细长有力。这是起初自然给予猪觅食和逃生的造化,这只落单还未肥化的猪最大程度保持了本能,这是优势。

      磨刀霍霍,还要猪活着,这是故事安排。

      当然,为了敬神,准备了香纸,啧啧,充满了仪式感的宰杀一头猪。这里,是万物有灵的南高原。另外,还准备了茶叶,糯米和酒水。玉旺寡言但不呆巴,不忘习俗,要为一头猪超度亡魂。杀猪的人要下地,死了的猪要升天。

      虎视眈眈,这里的虎视眈眈是相对的。发顺一干虎视眈眈盯着出圈的猪,院里的猪也虎视眈眈盯着围着它的一干人。人与猪的对峙,人为了吃肉,以便下酒,猪也察觉到不怀好意的人。人走近,猪退。人走进,猪后退。猪屁股擦到墙根的时候已退无可退,所以猪哼哼,从低沉转向慌张的激昂。单枪匹马的猪,人多势众的人,局势足够明朗。

      杀心已定的糙汉眼中的猪,只不过是暂时会挣扎几下的肉。

      发顺张着蛇皮袋,准备套住猪头。

      二黑备着结好扣子的绳索。

      老岩在大醉中夸下海口,从黑顺手中夺权。持着尖刀,今天他做凶手。

      被夺权之后的黑顺站在一边,口授着杀猪的经验。不过,似乎现在没人听他的。

      所以猪哼哼,有时候猪哼哼比人哼哼好听。比如现在,猪哼哼得就比较有内涵。说明一个重要的问题,此猪非彼猪,因为它还未见刀眼却先红:煅壑蘩嗖⒎巧评,绝非漫不经心听天由命之辈。当然,这句话是从人那儿得来的经验,人本兽类,人如此,猪尤如此。

      所以猪哼哼,低着头寻着地,两只前蹄刨着光滑的水泥地。发顺张好蛇皮口袋顺势往猪头套去,猪一惊,后撤两步,发顺首套猪头的动作落空,收不住力的发顺往地面上摔了个嘴啃泥:“奶奶个奶嘴!”顺便吮了吮嘴唇擦破流出的血,往墙角远远的啐出一口带血的痰,爬起来往掌心啐两口唾沫,搓了搓拍拍屁股:笸肆讲降闹硪∫』位蔚钠ü傻纸黑,二黑顺势一把揪住猪的尾巴,往上提。猪尾巴往上提,后退悬空使不上力气。所以猪嗷嗷,前蹄往前刨,二黑跟着猪屁股后边提着猪尾巴跑:“快点来帮忙,别看猪小,特别有力道!”

      老岩放下尖刀,揪住猪耳朵。

      发顺作势捉住猪的右前蹄,想用绳索将右蹄和左蹄捆牢。

      黑顺站在案桌上吆喝:“推过来,推猪过来,我抓住猪鬃把它提上来!”黑顺口中所谓的“提”不过是基于他半生屠猪所积攒下来的一刀毙命人人皆知的口风。也正因为这样,没人质疑,包括揪耳和提尾巴往上拽的。

      这是一场人多势众的必胜之仗,所以猪嗷嗷,声音有些嘶哑和绝望。人往案桌攮,猪往案桌边上靠。

      推至案桌下的猪嗷嗷,众人齐心协力:“一……二……”

      绝不是黑顺的功劳,猪被抬上一米多高的案桌之上侧躺着,二黑放下紧揪的猪尾,双手钳住猪朝上的右腿,用力别着:诖蟮蛳乱谎,用身子按住猪的腹背:“老岩,你掐准猪大腿的酸筋,让它使不上力气。发顺,你别提猪耳朵了,快去拿绳子来捆住猪嘴!北恢谌丝刂圃诎赴迳系闹砘乖诎赴迳相秽宦医,悬空在案板之外的激烈的摇头晃脑,咧着沾满腥气白沫子的猪嘴嘶嚎。每一声悠长嘶嚎声的起来到落下,都伴着以身压猪的黑大爹在猪腹背处上下起伏:“老岩你快拿刀……发顺赶紧捆住猪嘴,然后提着猪耳朵!”

      所以猪的嘶嚎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就变成了憋而不通畅的呜呜声,因为它的嘴很快就被发顺捆牢扎紧。

      完全受制待宰的猪此时惟一能用作防卫的部位只剩下眼睛,它侧躺着。朝上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朝它身上忙得团团转的人。从猪的视角里,最先看见捆嘴巴的发顺这会紧紧扯着它的耳朵,手指紧紧地扣着耳朵上钉着的蓝色号牌,余光向后方扫见俯在它身上焦瘦的黑顺。它还感觉到后腿受制,无奈猪脖子上只有一条筋,无法大幅度转过头来看见别住猪后腿的二黑。

      你见过绝望吗?关于一头猪。

      案桌上的猪突然停止了激烈的挣扎,鼻子出声,呜呜着。

      黑顺:“都好好摁紧啰!这畜生开始蓄力了!”

      黑顺:“尖刀已经够锋利了,老岩你快点……”

      如果这会再从猪的视角看,那个持着尖刀走近的猥琐男人就是老岩。老岩终得偿所愿,昨夜醉酒之后夸下杀猪的海口今日得以实现。没酒作胆,酒醒的老岩可没有那么勇敢,颤颤巍巍持着尖刀,无从下手。

      黑顺:“狗鸡巴日呢!愣着干嘛!快点过来捅,我们摁不住了!

      老岩:“要从哪里杀进去嘛?没杀过!

      随着案桌上的猪又开始发力,别着猪后腿的二黑有些别不住了:“没有杀过猪,昨晚上灌了几口麻栗果(自烤酒)你吹什么牛逼!快点来杀进去!”

      老岩:“……”

      趴在猪腹背的黑顺在猪的喘息声中起伏:“从脖子往左下方深深地戳进去,干穿它的心。狗鸡巴日呢,干穿它的心!”

      战战兢兢持着尖刀的老岩右手放低刀尖,伸出左手试探性的指了指猪脖子的部位:“要从这里扎进去?”

      “是嘞!是咧!猪嗓进,扎猪心。要扎猪心,要从猪嗓进!”

      “使点大劲,千万杀准一点,不然血喷你一脸!焙谒迟橘朐谥砩砩洗谧庞泄厣敝淼木,猪又开始挣扎,他有些不耐烦。

      找准了一刀致命的部位,老岩右手握紧刀把,蓄力准备往里面捅。发顺揪紧耳朵好让老岩的左手端起猪头。发顺媳妇也端着接猪血的盆,盆里放了少许的水和盐巴。尖刀在猪脖子处比划寻找最佳的下刀口,最终抵在猪正嗓处!澳俏揖蜕苯チ!”老岩在地上搓了搓破拖鞋的底,双脚踩实,握紧刀把,抵进。

      猪也感受到了尖刀一点点的正往肉里扎,它开始奋命挣扎。呜呜呜,嘴被捆牢,头端在老岩左手上!澳俏疑苯チ!”托在手上的猪头挣扎的越来越厉害。

      “废话多!你倒是快杀呀,按不住了!”二黑别住猪后腿的手有些疲软。猪在发力做最后的奋命一搏。

      发顺:“杀准点,我家没存款!保细咴拇,有经验的杀猪匠能一次性放空猪心室的血。而心室的血放不空,吉利的说法,腹心血越多,主人的存款越多)

      “等等等,先用刀背敲三下前蹄再杀进去!焙谒臣泵ψ柚棺,还有工序没做完。

      蓄力待杀的老岩收回力气,照做:谒车幕笆遣豢晌タ沟娜ㄍ,至少在杀猪上,是这样的。案桌上的猪挣扎的越来越激烈,这是垂死的挣扎。焦瘦的黑顺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猪的身上。

      老岩第一敲,猪看见尖利的屠刀,挣扎。

      老岩第二敲,猪看见老岩紧握的刀把,是放血槽,全力挣扎。

      老岩的第三敲,还没来得及落下,猪还在奋命挣扎。

      是的,最终第三下没落下,因为腐朽失修的案桌率先散架。案板和猪,以及俯在猪上的黑顺的重量率先落在二黑的脚背上。

      的确有些意料之外!班亍 闭馐前赴迓湓诙黑脚背上以及二黑吃痛的声音,前者带着腐气,后者带着劣气。

      二黑受痛而放开别住的猪后腿。这是猪的机会,猪健壮有力的后腿接地从而受力弹地而起:“嗷嗷嗷!啊啊!”猪在嗷,人在啊,惊慌失措,人比猪还要惊慌。因为压在猪背上的黑顺跟着案板落下,又被惊慌的猪驮起:谒吃谥肀成,越惊慌,他反而越抓紧猪鬃。因身载负荷,猪急切想要甩脱,所以猪嗷嗷,挣断了前蹄的捆绑,弹地而起后又跃身疾行。疾行的距离很短,止于院墙。猪急停,黑顺这把老骨头在惯性和重力的双重作用下,摔在地上。嘭!尘土飞扬,像极了一口痰落在尘土上。

      猪嗷嗷,红着眼,在院墙下杠着脖子,呼呼喘气刨着蹄。

      “哎呦呦,哎呦呦!”倦在地上的黑顺揉搓着纤细干巴的小脚杆:“哎呦呦,手疼!”转而又拍了拍头顶上的尘土:“哎呦呦,好像是屁股疼,不,腰杆也疼!

      黑顺的这种疼法多少有些不够具体,锈迹斑斑的老部件坠落而抖落下来的些许锈迹,只不过锈迹之中包裹的是一副老骨头;蛘哒庵痔鄯ㄔ谟谝桓鼍谝坏侗忻睦贤婪蛟诎缸郎戏排芰艘煌分,这种疼法叫做失魄,也可以叫做一个屠夫的晚节不保。

      “哎呦呦,哎呦呦!”黑顺仍旧倦在地上,想等人来将他搀扶起来。他将这个视作台阶,杀猪匠最后的稻草。尽管他完全可以自己起来,尽管不会有人去扶他。

      受伤最严重的是二黑,百斤的重量砸在脚背上。不过他的疼痛不像黑顺那样广泛,就是单纯的脚受伤了,脚疼。抱着开始发肿的脚一点点挪坐在客台上,两只手紧紧捏住脚杆子,不让血液往患处淌。这种砸伤,起初的疼痛在于麻木,疼过极限以后的一种自我;。发顺一言不发,咬着牙。发顺媳妇想去管他,又不敢。

      自家杀猪,不但猪没杀死,还伤了人。发顺自然火冒三丈:“马咧个逼!老子今天一斧头劈死你个畜生!”疾步进屋寻找斧头。可是家里没有斧头,转而找榔头,可是也没有榔头。匹夫之怒是最为廉价的,发顺即匹夫,对现实最无力的那种,所以他掀翻了屋内的桌子。

      发顺媳妇走进去收拾残局,发顺骂骂咧咧又走出屋来

      “黑顺大爹你有经验,接下来咋整嘛?猪都放脱了!狈⑺嘲②。

      此时的猪在院墙角,喘息着红着眼瞪着人,一并还有鸡飞,狗吠。是在跟人示威,或者这头猪在想亡命之法,反正红眼的猪即是兽类,不再是家畜。

      “现在可不好办了,案桌散了,按猪的人也受伤了!北挥裢蠓銎鹄吹暮谒匙诳吞ㄉ瞎距噜。

      “都怪老岩,都说要用刀背敲三下猪蹄才可以杀进去。年轻的后生啊,气盛!”这是黑顺即时总结出来的失败原因,第一是推卸,第二还是推卸。他是方圆十里最好的杀猪匠。

      老岩蹲着一言不发,双手捏着受伤的脚,痛而且失神。他没想到一头猪求生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那么猛烈。一言不发,蹲着,像个过失杀人的悔罪者。尽管他杀的是猪,尽管他杀的猪现在还活蹦乱跳的。

      发顺急速升起的怒气也急速的退去,显然,他不具备积蓄怒气转化为勇气的能力。不得不再走到黑顺跟前阿谀:“黑顺大爹,你经验丰富,你肯定有办法把这畜生杀掉!”

      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就是腰杆有些疼!”黑顺唏嘘着,用有点疼的手掌扶着全无大碍的瘦腰杆。

      “黑顺大爹,这样吧!先把猪杀了,你提着猪腰子回去补一补腰杆!狈⑺撑庾判α。

      “杀是可以杀,就是没人按猪。匹子猪架子大,瘦肉多,力气最大!焙谒彻赜谥硌拥哪康拇锍,但是还另有盘算。

      “猪下水你提着回去吧!我家不吃那臭玩意!”发顺再说。

      “要不,在村里再请几个人帮忙按猪吧?”玉旺怯怯说到。

      “边去,男人的事女人别插嘴!狈⑺车帕擞裢谎:“多请一个人来按猪,就得多一张嘴!蔽┯杏裢辜掠诜⑺车挠嗤,退去。发顺的盘算丝毫不顾及一旁的二黑和老岩这两张他盘算在内的嘴。二黑和老岩心不在焉,反正认了真理,今天待在发顺家有肉吃。

      “要不直接用榔头直接砸吧!就像杀牛一样,先砸晕了再杀!崩涎一毓窭。

      “或者,干脆在猪身上泼水,然后拉电线电死它!弊诳吞ㄉ系亩黑稍有恢复:“对,用电,直接电死这狗日的畜生!倍黑欲报砸脚之仇。

      虽然同样的要猪的命,不过现在讨论出来的方式已变成了几个人对一头猪的行刑。一旁默不作声的玉旺悄悄收起准备好的香纸和茶米。

      “那就直接电吧!省事!焙谒尘龆。

      “那就直接电吧!电死它!狈⑺掣胶妥藕谒。实际上,发顺家也找不出一把斧头或者榔头。

      杀猪的过程中途歇了半个小时,现在又继续。二黑的脚受伤了,没法参加杀猪了。疼的没有人样,因而没有坐像地瘫在客台上。脚背发肿不过没有伤及骨头,在玉旺打来半盏劣质白酒之后,自顾自的开始揉脚。老岩打趣:“二黑,不杀猪你还呆在这干嘛?回去吧!”

      二黑咧着嘴:“我要等着吃肉!痹俨钩:“我要吃猪鸡巴!”

      发顺:“杀母猪,吃个鸡巴!”

      老岩借机:“对,你吃个鸡巴的猪鸡巴!

      二黑极力反驳:“就是等着吃猪鸡巴!

      三人建立在互相需要的友谊从未牢靠。

      “叫个鸡巴!猪鸡巴没有就吃猪逼嘛!小母猪逼!焙谒辰崾宋蘖牡慕姓。

      这次是黑顺拿刀,老岩提溜着水桶握着瓢准备往猪身上浇水。发顺扯来电线,零火分开各自拴在长杆子上。

      院墙角的猪继续与人对峙,从案板上侥幸逃生的猪草木皆兵。三人走近,猪先是后退然后向前冲向三人。猪向前冲,人往一侧避让。老岩瓢里的水泼过来,猪向前一跃。水再泼来,猪嗷嗷着再次朝着人这边冲过来。一桶水泼完,战意十足的猪也被全身浇湿。

      “发顺,快电他,快电死狗日的!”挥着空瓢的老岩喊。

      老岩喊,发顺电。发顺持着两根拴了电线的杆子朝满是防备的猪身边试探:“那我电了!黑顺大爹准备杀!”

      左手零线,右手火线,杆子朝着湿漉漉的猪身上一次一次的试探。猪还在跃跑,最终被三人围在角落。接下来就是零线和火线相碰产生的电流在猪的身上贯穿,猪就晕了:谒车募獾对偕苯,猪就彻底死透了。当然,这只是预想。

      即使猪再一次身处绝境,但猪还得活着。这也是故事的安排,据村子的扶贫干部李发康回忆,这一年的村子杀猪,真的有一头猪在零线火线之下顺利完成逃亡。所以,我讲的,还真的是真事。

      零线和火线即将在湿漉漉的猪身上相碰的时候,门口来人了。来人正是扶贫驻村干部李发康,发顺家是他的重点挂钩对象!芭榕榕!”李发康的敲门声急促,一边敲门还一边叫喊。不过猪嗷嗷,听不清李发康的叫喊。

      “玉旺你聋了?还不快去开门!憨婆娘!”发顺举起长杆对玉旺喊,然后又放低杆子往猪身上伸。零线碰到猪的时候猪又冲向人,火线放空。

      玉旺打开大门的时候,三人还继续在狭小的院子里赶着饱含斗志的猪。大门彻底打开的时候,三人还没能把猪电翻。不过大门打开倒是一个亡命的大好时机,猪又开始奋命冲锋。首先朝着黑顺的方向,这次猪奔得更快,黑顺来不及避让,疾奔的猪钻胯而过:谒痴獍牙瞎峭吩俅瓮栽谥肀成,再次被带出,砰!又摔下。

      人咿咿呀呀呀,猪嗷嗷哇哇,冲过黑顺的猪往敞开的大门冲去。猪来势汹汹,李发康还在门中!笆榧沁鹤∷!”话还没说全,猪便从李发康的胯下钻过,跑出发顺家。李发康个子高大,所以猪没有将他带翻。猪从李发康的背后跑出,李发康继续往发顺家院子里:“发顺你这是干啥呢?这猪还杀不得!杀不得!崩罘⒖道吹谋疽饩褪亲柚狗⑺成敝淼,此时猪已跑远。

      “我的年猪!跑了!狈⑺骋徽,将手中拴着电线的杆子撂在湿漉漉的地上,往门口跑,追猪,冷下准备对他严厉说教的李发康在院子里黑着脸。发顺撂下杆子跑没问题,可是穿着一双破拖鞋在泼水的老岩却中了招,噼噼啪啪在湿漉漉的地上触电颤栗,晕厥。所幸电路短路电闸自动关闭,捡回一命。老岩触电晕厥的过程很短,在李发康回过神之前就已经结束。李发康愕然,发顺家的院子乱作一团。这里的乱包括摊在客台上抱脚的二黑,被猪掀翻在地还没爬起来的黑顺,在地上触电昏厥的老岩和一地弯曲打结的电线,以及早些时候散落一地的案板和桌子腿。这里比乱还乱的场景,已经上升为一个程度,是一种心境。

      以辣居多的五味杂陈在此刻被打翻一地,火从即刻起,李发康却也无处发:“狗日的发顺,发顺!”这是李发康参加扶贫工作首次对贫困户骂狗日的,虽然也可以将这个狗日的看作无实意的语气词。不过李发康有这个权利骂发顺,李发康是发顺的堂家亲哥。

      “发顺,发顺,狗日的发顺!”李发康在找狗日的发顺,可是发顺此时不在院子里。无人回应。此乱的始作俑者和助推者——发顺和他的猪,已经跑出家去。猪的嗷嗷亡命,发顺突突跟在后边追。

      (未完待续) 

      (李司平)

      (编辑 罗钢)

      (审核 李正红)

      评论一下
      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  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     最热评论
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    11. 版权声明:
    12. 1、本网站所有内容,凡注明 "来源:阿里巴巴新闻网" 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页面的版式、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阿里巴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、发表。

      2、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须注明 "转自(或引自)阿里巴巴新闻网" 字样,并标明本网网址 www.alibbtv.com。

      3、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、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,本网不承担责任。

      4、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、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,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      • 202939, 脱贫攻坚, /p/202939.html, 2020-08-16 11:26:47, Array211429, 四风建设, /p/211429.html, 2020-08-16 10:49:21, Array202941, 民族团结, /p/202941.html, 2020-08-16 11:28:41, Array202942, 环境;, /p/202942.html, 2020-08-16 11:29:15, Array202940, 精神文明, /p/202940.html, 2020-08-16 11:27:33, Array
      • 《文山日报》
      • 州庆特刊
      • 七都晚刊